灵溪河上唱幽远,溪州故都老司城

来源: 国际旅游报   |  作者: 王涛   |  发布时间: 2020-05-18

  带人文要素的图片总是要比纯粹的山水花鸟图更有意境。这就是因为深深烙入心底,每个人都能感受和触摸的历史与文化的厚重与深沉。

  喜欢图文结合的方式,既有直白的刻画,还兼有深刻一些的思绪延伸。

  行且录,可以创造性的体味,让自我不会感觉到仅仅是一个活物般的存在。时常臆想,于是催促了自己和伙伴们开始这次湖南新地标之行。

  匆匆而走,镜头只是我们行走中种种思绪与感受的一部分。

  11月17日,我们一行来到灵溪河畔,远望到对岸的老司城遗址其貌不扬。

  就一处梯田似的山坡土堆。或许仅仅从考古的层面才能体验他价值的珍贵?

  没有可触摸和感受的实物,再深厚的历史也略单薄,难以支撑起受众对其文化厚重的感受。

  山溪清幽,潺潺绕古城半圈而过。总归是一处环境静雅的风水地,于是按照常规路线,由讲解带领登船上溯。

  扁扁的木舟摇曳而上,船头船尾各一位撑杆的船夫。

  老司城景区的金牌讲解员谢深慧给大家说起土家族的民俗,因此也应大家请求唱起一曲山歌。

  溪水衬山影,群鸟在头顶追逐戏耍,我们似驶向了桃花源深处。那歌声悠扬,和着山风林涛在峡谷里回荡,着实是非同寻常的绝美感受。

  一曲山歌唱悠远。这位俊俏的土家妹唱的山歌不知道起源于多久。或许千年前,老司城的男儿、妹子就是在这溪流里划着船儿,俏皮的对唱着的吧。

  一曲歌后,大家只听得竹竿轻轻探入溪底的轻柔划响。溪水平缓而安详,在我们身边缓缓流淌。

  弃船登山,拾阶而上,抵达历史亦久远的道教场地祖师殿。

  祖师殿为当年老司城五大庙宇之一,始建于后晋天福二年(917年)。目前大殿依旧保持了明代的遗构,是老司城目前保存下来的最完整的古建筑,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从航拍视角查看,大殿三进屋顶都为典型的重檐歇山式。青瓦飞檐,古朴庄重,这处隐藏在太平山大山深处的古殿内依然燃着袅袅的香火。

  别过身着青衣的道人,密林中踏石阶而下,再顺沿灵溪河傍山崖壁一条卵石铺就的石道向前。看得石道旁的一处凹壁处一座不大的土地菩萨,旁有碑刻“上七里下七里金银就在七七里”,读来饶有趣味。

  有关“七七里”的民间谚语,其实各地有很多流传版本,大致与民间根据相关传说中的寻找宝藏结合,有着浓郁的道家意味,与之相并列,而道家传说更为广泛的是吕洞宾“点石成金”。之所以,民间也有将“上七里下七里金银就在七七里,前八仙后八仙乾坤易中八八仙”列为一联之说。

  顺道离开溪畔,拐入了一有着浓郁土家民居风格的村落。栋栋房屋参差座落,青瓦翘檐,暗红色木梁柱与墙板,与漫山的碧翠,还有与山巅腾起的白雾相搭配,犹如穿越到一处桃源意境,恍惚又真切。

  彭氏村落,老司城的土家故居地,香火相传已经久远好多年。

  由村落高高的戏台处开阔地始,一条丈余宽阔的卵石路顺坡势而下,直接老司城遗址地方向,此应该是当时老司城直达村落的“官道”了。石道的卵石被精心摆砌了线纹,两旁的山壁、土坡也被卵石所覆盖,修葺得整整齐齐,显得异常的精致和清爽。

  路旁一屋内土家大妈好似听得邻居呼唤,探出头来观望,房屋青瓦及肩,这场景好似重演了数百千年,只是衣着与布帽不是了从前。

  云腾雾绕伴山涧,百里相拥万户家。

  这就是老司城旁民居与村落至今保留与呈现的原始风貌。

  大山深处的老司城,怎么会有威震四方的力量?

  历史的变迁,地貌与交通的改变,还有文化价值的幻演。

  我们无法将肉眼的距离延伸至历史,而往往主观地将历史错误的断想。

  老司城,依山而建,溪州土司的故都。唐代溪州囊括了今湘西永顺、保靖、龙山、古丈等县。北宋称旧治龙山县一带为上溪州,新治永顺县一带曰下溪州。自唐天授二年(690年)置州始,这处古都统治了土司王朝八百年。

  虽然老司城古都的地面建筑大都无存,但踏足进入这方圆三公里的遗址故地,眼前触目所带来的震撼,完全推翻了我们起初隔岸而观的想象。

  绕城底而过的灵溪河,就是一处浑然天造就的护城河。

  “蛮不出洞,汉不入境”,重山万里是边陲。该处的石砌城墙仅遗存模样就如此高大巍峨,可以想象当初城池建筑的精心与稳固。古溪州长期处于与外相对隔绝的状态,自然顺理而就,土司都城也谨慎立身于此险峻之地。

  溪州经历过“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五溪之巨镇,万里之边城”的繁荣昌盛,而眼前的土司古城遗址,见证了从五代起,土家族彭氏从未中断过的政权承袭34次,27的统治历史,在国内其他少数民族中少有。

  老司城古都,原名福石城。据相关资料载,古城有九条大街,四个城门。这是一处非常具有军事防御性质特征式样的城堡。

  除了大块大块石砖城墙与台阶,触目之处,地面、阶梯、屋基、沟渠,全部由红色的鹅卵石砌就。

  清雍正六年(1728年),永顺土司彭肇槐自动献土离开湘西,土司政权从此消隐。

  老司城是一座曾经盛极一时的弃城。1995年至2012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湘西自治州文物工作队、永顺县文物局,先后5次对老司城及外围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与发掘。

  城池内外,分为衙署区、宫殿区、街巷区。外城墙遗址为土石夯就,城池内傍坡而建的排水沟渠亦全部为卵石铺就,异常坚实。

  相对于汉文化中的城池建设规制,老司城要简陋许多。但这处遗址完整体现了西南少数民族的军事、政治、建筑、家族等一整套完整的文化体系,具有标本性意义,极为珍贵。

  出古城必须要跨灵溪河。对岸的古码头依然是当初的模样。古树、轻舟与碧水相配,有道不尽的山水相伴、穿越古今的朴素韵味。除了搭船,如今踏足老司城还增加了一条木板搭建的便桥。

  此段河水潺潺作响,桥上举伞而行游人亦入画。

  湿冷的阴雨天气,古码头的船夫们聚拢在一处竹棚里烤火取暖。轻言细语,礼貌相待,在他们这里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淳厚。

  一老娭毑递过一颗热气腾腾的荞麦粽:“娃,饿了吧?不要钱,快快填下肚子”。

  出得古城外,老司城博物馆是必须要体味的去处。

  山谷之中,博物馆地表建筑体量不大,展厅其实是隐藏在地底之下。

  博物馆以出土文物及模型的方式向游客全方位展示老司城的建筑风格和生活风情。配合光影、场景展示,老司城博物馆打开的是一轴“原生态、原文化、原遗址、原住民”的宏伟史诗画卷。

  个人认为土司历史与文化里最具标杆意义的实物是博物馆复刻的溪州铜柱(1971年移至芙蓉镇)。

  五代晋天福五年(940)楚王马希范与溪州土司王彭士愁战后议和结盟,立铜柱于会溪坪野鸡坨(后,楚王赐彭士愁为溪州刺史,从此开始了溪州八百年土司王朝的统治。

  溪州铜柱的源头在老司城,是中国古代政权在统一之下分疆界而治的重要标志。

  老司城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篇华彩乐章。这处古都城由五彩石砌就,见证了中华大地各民族的血脉相融。

推荐旅游

(澳门,2020年5月18日) 新冠肺炎疫情后,中国旅游市场将迎来消费升级,澳门金沙度假区用心…

带人文要素的图片总是要比纯粹的山水花鸟图更有意境。这就是因为深深烙入心底,每个人都…

台湾的寺庙让人印象深刻,不同于大陆的古朴幽居,这里的寺庙华丽辉煌,与其说是寺庙,更…

疫情之下,春节黄金周公司就损失了6000万,我们这几年每年的营收在16个亿左右,摊到每一天…

在桓仁满族自治县沙尖子镇双水洞村有一处奇景,凭借独特的地质地貌和秀美的山水风光吸引…

大家都知道,广西简称桂,所以广西很多时候也叫八桂大地。福建叫八闽,是因为福建古时有…